有没有关于仓库管理或者仓管员的笑话故事或者

2019-09-09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老鼠王国招聘仓管员黄鼠狼退休以后,仓管员的岗位空缺下来。老鼠大王召集众爱卿商议顶岗事宜。鼹鼠首先推荐了仓鼠:“人才难得啊!他虽然是仓库管理小学毕业,但是多年来自学不屈,已经掌握了相当博士后水平了。”田鼠不以为然:“这个人很高傲,不合群,不适合在领导岗位。我觉得松鼠很不错,灵活,肯动脑筋,是个好苗子。”“家鼠,你的看法呢?”老鼠大王看家鼠一直不说话,只顾盯着天花板,就拍了拍它。“呃,这个,”家鼠收回眼光,随即叹了口气,“松鼠嘛,喜欢装大尾巴狼。也没有黄鼠狼的放屁功能。仓鼠呢,学历是个大问题。……对了,听说连同事关系都搞不好?”

  过了片刻,一个怯生生的声音从角落传来:“我觉得,小……小……小白鼠,也不错。”

  老鼠大王看了半天,才看见沟鼠的眼睛嘀溜溜转着,费力地在说话。于是来了兴趣,招招手:“来,上来说话。小白鼠怎么个不错?”

  “小白鼠,他长得真漂亮。”沟鼠见大王发话,嗓门大了一点,说话也流畅了不少。

  “哈哈哈,笑话!”坐在前排的袋鼠一口茶喷了出来,“还有人比我们大王漂亮?”

  袋鼠拿着手巾,抹了抹嘴上的茶水,对老鼠大王说:“老大,听说外面在议论我们只会任鼠唯亲。我觉得这是一次机会,可以塑塑形象——这个岗位,可以对外招聘嘛。”

  老鼠大王瞪大了眼睛:“这个岗位管的是我们的战略重点,是鼠族命脉所系,拿去对外招聘?你是疯了还是要死了?”

  袋鼠笑了一下:“对外招聘,当然要好的岗位。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。招聘成功以后,咱还不能再内部调整吗?”他摸了摸自己的肚兜,顿了一顿,伸过头在老鼠大王耳边小声说,“老大,我说这个岗位,以后还是给黄鼠狼的儿子顶上吧,子承父业,那才叫一个称职!小黄现在干的哪是咱鼠辈们干的事啊,整天和猫打交道,太危险了。”

  老鼠大王愣了一愣,然后恍然大悟,一拍桌子:“好!谁说咱鼠辈只会任鼠唯亲来着?咱也搞一次公开招聘!”

  就这样,老鼠王国开展了一次轰轰烈烈的招聘启示。人们都说,把这么有分量的岗位拿出来,可见确实是动了真格了。

  话说这狗,还真是走了狗运了。做为一只流浪土狗,既无新西兰血统,也没有美利坚远亲,甚至连自己的父狗母狗也不知道是谁,居然能在这次高手云集的招聘会上打败了鸭子、公鸡、甲壳虫等一班强力竞争对手,他做梦都要笑出声来。

  上任仓管员的第一天,狗就把计件工苍蝇、搬运工蟑螂、巡察工蚂蚁召集起来开会,布置任务。狗读过领导学,知道一个成功的领导,就必须敢于开会、善于开会、勤于开会。一个领导如果不会开会,还会干啥?

  按照书上的经验,狗的通用语是“汪汪汪”。但是我观察过很久,没有听过狗的是这样说话的。我怀疑这原来是狗的古语,现代的狗已经不这么说了,至少我没有听过“汪汪汪”的狗。对了,有一阵子,我在努力攻读英语的时候,晚上睡觉前和清早起来的时候,隔壁家的狗好像在说“Who are you?”“Which one?”“What are you ding?”因此,我觉得它们可能是懂英语的。不过后来等我考完英语以后,它们就不说了。这是闲话,继续谈正经事。

  狗一开口,整个会场就静了下来。狗很满意,宣布了他的管理规定,要求从现在开始,清查仓库,登记造册,以后每天详细登记进出仓库情况,一天一报。

  会议后的第二天,狗开始清点仓库。仓库的历史很悠久,黄鼠狼先生经过多年的努力,从无到有,临走时还给仓库留下了二斤燥米、三只鸡蛋和半根火腿肠、四两白酒。

  在狗的督促下,苍蝇、蟑螂和蚂蚁都干起活来。他们一边干活,一边唠叨着自己繁重的工作任务,最后,蟑螂还建议狗开仓放粮,顺便把特供的白酒弄一点给他们尝尝。

  狗很生气地拒绝了。狗指出:仓库是老鼠大王的,我们只负责看管仓库,不能私自动用。

  一个月后,流言四起。有热心群众举报,说狗偷吃仓库的大米,现在库存只有二斤了。有举报信说他喝光了仓库的酒,现在只剩四两了。还有人举报他把鸡蛋都孵成小鸡,贩卖到外地去做工了,现在仓库只剩三个,还特么是坏的。

  很快,调查组就来了。调查组说:一个领导经常有人举报,肯定有某方面的原因。调查组认为:不管举报是否属实,狗已经不适合继续担任仓管员。调查组决定:把狗降为鼠窝安全员助理(副窝级),原来的鼠窝安全员小黄鼠狼平级调动当仓管员。

  在小黄鼠狼的配合下,调查组继续调查。虽然一时调查不出狗偷吃的证据,但是由于举报人多,狗品显得很可疑,调任不久,狗就被辞退了。

  调查组长达一年时间的调查,最终没有结论。于是有热心群众纷纷建议:既然没什么结论,还是散了吧。

  听完调查组的汇报,老鼠大王大发雷霆:堂堂老鼠王国的仓库,怎么可能只有二斤燥米、三只鸡蛋、半根火腿肠、四两白酒?查,使劲查!于是钦点袋鼠率队,重新组成专案组,坚决要找到问题。

  袋鼠毕竟是干将,他不负老鼠大王的重托,经过层层盘查,终于找到了仓库的内奸:蚂蚁。

  “怎么可能啊!”蚁后哭哭啼啼地找到了老鼠大王,两只眼睛被泪水浸泡得迷离而动情,“我们家的蚂蚁,唉唉,苦命的孩子呀!”说着就要昏厥过去。

  看到蚁后哭得梨花带水,老鼠大王也禁不住伤感起来:“宝贝,坐下说,坐下说。”

  “大王,你是知道的,”蚁后哭了好一会儿,抽抽噎噎地说,“虽然他不是你的种,但自从奴家跟了你,他也算你半个儿子呀。”

  蚁后抹了抹眼角,继续说:“再说,我这个儿子不争气,你非把他办了,可是我儿女那么多,每个岗位都有,难道你不要都查一遍?”说完又哭了起来

  老鼠大王一嘀咕,也是,蚂蚁家族人多势众,难道还真全部都查一遍,看看有没有牵连?老鼠大王搓着手,半天说不出话。

  “还能怎么办?仓管员的下属就三个,除了我们家可怜的孩子势单力孤,没人疼、好欺负,还有哪一个是惹得起的?蟑螂家族人口众多,而且还全都在灶台、橱子、厕所重要等岗位;苍蝇家族更不要说了,最近你不是还经常和红头苍蝇出双入对?哼,我都瞧见了。”蚁后噘起小嘴。

  “我不管。”蚁后举着粉拳拍打着钻进老鼠大王的怀里,随即又挡住老鼠大王的手,站起来扭了扭屁股,白了老鼠大王一眼,掩口扑哧地笑了一声:“大王,还有那些工蚁蛋,您看看什么时候方便,我叫人把这个月的先送过来吧。”

  “好好好!”老鼠大王目送蚁后离去,又馋又急地咽了一口唾沫,“骚娘们,几个工蚁蛋就好几天不让碰了……”

  呆坐了好一阵,老鼠大王叫来袋鼠:“这样吧,蚂蚁被陷害了,他是无辜的。你策划个宣传,给挽回影响。你想啊,他的嘴那么小,哪能把仓库吃了?一定是猫国在暗地里兴风作浪、挑拨离间。”看袋鼠还想说什么,老鼠大王摆摆手,说:“另外,你重点去搜集一些老黄鼠狼的事例。”

  老鼠大王严肃地说:“老叔叔一辈子辛苦,为鼠国做出了难以磨灭的贡献,仓库从无到有,从平地到高楼,从一寸到几百亩,多么不容易的事啊!我们要让全体鼠民都永远铭记这辉煌的成就!”

  过了不久,鼠国兴起了一次“拼命老黄鼠狼精神”的学习。大家都说,学完以后,牙也不疼了,胃口也好了,干起工作来,热情也特别高涨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