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要一篇因为有人写错别字闹笑正能量句子话的

2019-09-08 作者:admin   |   浏览(

  小明经常把伞写成命,有一次下雨,他没带伞,于是让同学捎了一张便条给他妈妈,小明是这么写的:妈妈,我没命,回不了家,请帮我把命送来。

  展开全部学生的作文里写道:“我的妈妈是一个30多岁的中年妇女。”老师在“中年”两字下面批道:“多余的。”后让学生重抄。学生重抄后此句成了:“我的妈妈是一个30多岁的多余的中年妇女。”老外海明威学汉语、说汉语的经典笑话夜宵夜排挡夜里11点半,我在网上。Hemingway(海明威)突然来电话,说是请我吃夜宵。怕我不去,开车来接我。得了!推托不了!去吧!“你也别来接了,我自己开车吧。去哪?”

  约好了在香港滩夜排挡见面。海明威是美国一家跨国大公司驻华代表,待人接物还不错。来华工作一年,跟我学了一年汉语。他的语感非常好,在学语言上他有着特殊的能力。他到过许多国家,学过许多“外语”,虽然谈不上样样精通,但至少能够运用。他感觉世界上所有语言中汉语最难学。在学汉语中,他还闹出了许多非常经典的笑话。虽然磕磕碰碰,但学得还不错。

  望着大家不解的目光,海明威三步并两步跑到门外,扛进来一个大牌子,当厅一放。上书:

  海明威刚开始学汉语的自选教材是BBC广播公司出版的汉语课本。该书扉页上的广告词甚有煽动力,声称特别适合旅游者和商人的速成初级汉语,完全无汉语基础者也能“一看就会说”。

  翻遍全书都找不着一个汉字,通篇皆是英文和汉语拼音,整个一本文盲汉语教科书。据说此书是专门为那些放弃学习像天书一样难学的汉字,只打算学会说点汉语口语者预备的。由于完全不看汉字单纯读拼

  海明威一见翻译的面就自豪地卖弄起自己的汉语学问来:“你嚎( 好)小姐刘,我恨歌星(很高兴)扔死你(认识你)。”

  海明威很珍惜与中国人的对话机会,笑话便层出不穷,比如他告诉秘书:“我的媳妇 (西服)在皮包里。”为了谈协议,我们约好八点种在我办公室见面。“今天早上担心马路太忙,我七点就‘出家了 ’。”他的好友回国了,于是海明威经常念叨的是:“一个火人(好人),飞去了(回去了)。”每次走到楼梯口,海明威都会略微躬着身,一派典型的绅士风度,口中念念有词:“请小心裸体(楼梯),下流、下流,一起下流(下楼)吧。

  海明威:“每当我早晨经过街道,常常可以看到路旁的招牌写着‘早点’两个大字,提醒过路上班的人,不要迟到。”

  海明威参加“普通话演讲比赛”,他的开场白是这样的:“诸位女士、诸位先生,我首先得向各位道歉,我的普通话说得不好。我与贵国语文的关系就如同我跟太太的关系一样,我很爱它,却又无法控制它。”

  初到中国海明威踏进饭馆开口就将包子说成为“报纸”,服务小姐还真耐心解释:“马路对面卖报纸,日报、晚报一应俱全。”

  尤其令服务小姐莫名其妙甚至气愤的是,他居然要求“红烧屁股”,并声称这是他最喜爱的一道中国名菜。见服务小姐的脸色不悦甚至恼怒起来,海明威急忙将菜单指给她看。女侍者这才明白原来他是想吃“红烧排骨”。

  海明威召开全体职员大会:“中国人把物品称为‘东西’,例如桌椅、电视机……等等,但是有生命的动物就不称东西,例如虫、鸟、兽、人……等等,所以,你们和它们都不是东西,我自然也不是东西!”

  一次宴请海明威,中方代表客气地告诉他今晚为他准备了一餐便饭时,这位洋老兄望着满桌山珍海味吃惊道:“如果说这是一餐便饭,那可真正是一餐‘大便饭’了。”

  海明威不知道中国人的“哪里!哪里!”是自谦词。一次他参加婚礼时,很有礼貌地赞美新娘非常漂亮,一旁的新郎代新娘说了声:“哪里!哪里!”不料,这位洋老兄却吓了一大跳!想不到笼统地赞美,中国人还不过瘾,还需举例说明,于是便用生硬的中国话说:“头发、眉毛、眼睛、耳朵、鼻子、嘴都漂亮!”结果引起全场哄堂大笑。

  海明威来华给自己起的中国名字姓张。会写错综复杂的“张”字——而且还是草书,对一个老外来说确实不简单。

  惊讶之余,不免问他。他说:“这没有什么,我只是用一笔把三又四分之十三这个数字写出来而已。”

  海明威学习中文。当学到“吻”这个字时,海明威提出了疑问:“吻字会意就是‘勿’,‘口’,不动口如何接吻?”

  有人想了想,笑着回答:“中国人个性比较含蓄,‘勿’‘口’就是‘不必说话’的意思。

  海明威的太太来华,起了个中国名字姓魏。某日夫妇俩散步遇一朋友,一阵寒暄之后。

  一段时间海明威整天抱着一本厚厚的《英汉词典》,从词典里拿来中文词句,接着就去活学活用。

  黄昏时分在工业园林荫路上遇见他,我上前打招呼:“你好!海明威,散步呢。”

  海明威逢人喜欢自我介绍:“我是个土里土气的人。”每每都令众人笑得人仰马翻。海明威自己却很惊讶,因他在词典里读到“乡下人”译为中文就是“土里土气的人”,他只不过想吿诉中国人自己出身农民,不明白为何会导致如此喜剧效果。

  海明威生搬硬套词典术语的习惯,有次着实令他尴尬万分。不知他从哪本词典中查找到“废话”一词的英文翻译含有双重意思,一为没用的废话,另外还有客气的含义,于是海明威大着胆子运用起他的新名词。一位中方代表参加洽谈项目,谈判之后夸奖海明威的汉语水准高,海明威赶忙学着中国人的谦虚劲回答:“你真是太过奖了,全是废话、废话。”那位中方代表先生当即一脸惨白地走开了。

  中国民俗十二生肖属相,也是西方人极感兴趣的话题,每个人都想查清楚自己是属什么动物的。不幸的是,“属”和“属于”海明威常常混淆。

  中文里用“雌性”或“雄性”来形容动物性别,这对海明威来说未免太难为他了,因在英语里无论形容人或动物都可通用male(男性)或female(女性)。

  一天晚上海明威在街上牵着她的爱犬散步,见到我后,得意地向我介绍“这是我的女狗。”

  海明威除了开小车,平常爱骑摩托车,说是方便。我说路上车太多,要小心。他接了一句:没关系,我会戴安全套的。他本来想说的是“安全帽”(头盔)。

  中文里的量词,也令海明威大为头痛。一次他自我标榜是“一条好汉”,问他何意?他说:“一条好汉,意思就是一个瘦而高、相貌好看的男人。”他解释“一条”自然是长而直的意思,至于“好汉”理所当然应该是模样好看的男人。

  还有一次他告诉我,他在公路上看到了“一张小狗”。我立即纠正应该是一只小狗,他却表情认真地反驳说,千真万确是一张小狗,因为小狗已经被汽车轧死了,压扁了的小狗理所当然变成为一张小狗,就如同一张纸、一张相片一样。

  除此之外,诸如什么“一对裤子”,海明威振振有辞地辩解,因为裤子都有两条裤腿,两条即一对,因此没错。甚至处找中国人辩论,坚持称应当是“一套屁股”才符合逻辑,听来甚为滑稽。